第479章 坏种(1 / 2)

裂石响惊弦 九分雨 1514 字 9天前

那边闹腾成啥样儿,陶家小子顾不上,只想着赶紧去瞧一眼干活儿的人,顺道问问,咋就不知道给家里捎个信儿。

不散叫了洋车,俩辆洋车一路快跑。很快到了不散熟悉的日本商行门口,嘿,也是巧了,今儿正好停着一辆大卡车,车上已经装满了人。

不散指着那些人说:“看见没,跟着这车去,就能瞧见那些人。”

陶家小子犹豫了一下说:“是坐这车走的,能是去一个地儿的吗?”

“嗯,我这就问问。”

不散跟那日本人叽里咕噜说了几句话,然后笑着说:“没错,是去一个地儿。”

“那,你能跟我一起去吗?”

“我这儿还忙着呢,你先去,我一会儿搭朋友的车一起过去。”

不散指了指日本商人。

陶家小子还在犹豫,不散说:“车快开了,你赶紧的,家里一屋子人等着你带话回来呢。”

不散好心搭把手,让陶家小子上了车。

陶家小子一上车,就觉察到不对劲儿,想下来,跑过来一队日本兵,直接上车卡子,想下来的就用枪托子打。

车上的人都觉察到了不对劲,一时间从四面往下跳,挣扎反抗。

日本兵能追上的,直接用枪托子打晕拖上车,追不上的,直接开枪打死。

看见死了人,没人敢乱跳了。不散瞧的清楚,有两人跑远了,日本兵没追上,开枪也没打着。

不散扬扬眉,心里想:倒是个麻利的。

卡车开走了,不散亲眼瞧着陶云的弟弟哭着求自个儿,哭求声越来越远,直到看不见,也听不见,陶云弟弟的哭求声在风雪中飘散。

不散的日本朋友拍拍不散的肩头:“你的,很好。”

不散尴尬的抬抬嘴角,死道友不死贫道。

不散今儿这坏事儿做的一气呵成,大管家听了嘴角直抽抽。

那会儿不散悄悄跟着那群人,大管家就觉得三少爷指定要作妖,打发了利索的小子跟着,有啥事儿赶紧回来言语一声,别捅了大娄子,回头再描补不上。

这倒好,跟出来这么个祸害。

大管家福伯一路感慨,一路进了老爷的院子。

“爷,您说说这都什么事儿?”

老爷眉头都没动,赏玩着手里的把件,冷哼一声:“那天生就是一坏种。”

“亏的老爷太太对三少爷那么好,光先生就请好几个,花豪些个大洋,咋就能干这事儿?”

“哼,你是想说咋教出个这玩意儿吧。”

老爷摇摇头,太太那眼光真不咋的,瞅瞅宠的这母子俩,都不干人事儿。

轻寒回来给老爷请安,知道了这事儿,面无表情,淡淡的说:“不散能为日本人做事儿,他高兴着呢。”

大管家心里嘟囔:“做的都是缺德事儿。”

陶云今儿也是身心疲惫,自出了刺杀云子那事儿,云子小姐不待见她,铃木脸色也难看,不散更是不见影儿。

陶云有点上火,如果再不做点事儿证明自己有用,那云子小姐真会放弃自个儿。

就耿不散,如果知道特高课的云子不给自个儿撑腰了,就当初那事儿,耿不散能立马撕了自己。

陶云踩着风雪回到家,娘直接拽住陶云带着哭腔说:“云儿,你弟弟没回家来。”

陶云不耐烦道:“那么大的人了,能上哪儿去?”

陶云娘张了张嘴,泪水顺着腮帮子流下。

陶云心里更烦:“今儿早起不还在吗?指定上哪儿玩去了。”

陶云甩开亲娘的手,回自个儿屋了。

陶云娘虽然担心儿子,可一家人如今都靠闺女养活,也不敢呲哒闺女,只能回了屋,跟老头子低声唠叨:“喝口热乎的,一会儿咱俩再出去找找。”

美美睡了一觉,陶云又觉得自个儿活过来了,捯饬好了准备出门。

一出门就瞧见亲娘青黑的两只眼圈,吓了一跳。

“娘,您这是咋了?”

陶云娘眼泪又纷涌而出:“云儿,你弟弟一夜没回,我和你爹能找的地儿都找遍了,我们担心你弟弟怕是出事儿了。”

陶云皱起眉头:“他能出什么事儿?”

“这……”

陶云娘吭吭哧哧把事儿说了,陶云一听跟耿不散有牵扯,心里暗道“坏了。”

此时的陶云也觉得事儿不对,安慰亲娘:“娘,您别急,我这就打听打听去。”

陶云娘哽咽着点头:“天冷,闺女,穿厚着点。”

陶云心一软:“娘,您放心,我指定把弟弟找回来。”

陶云外面跑了一天,没找着亲弟弟,倒是知道了亲弟弟干的好事儿,陶云差点晕倒。

这耿不散就不是个人,他这是挖了个大坑,让自己那愣壳弟弟往里跳。

这缺德事儿,只有耿不散那畜牲能做的出来。如今,那些人是回不来了,可弟弟去了哪儿?

陶云找了三天,弟弟就跟突然消失了似的。

陶云知道弟弟怕是真找不回来了,这事儿跟耿不散有关系。陶云压住心头的恨意,跟爹娘说,弟弟留了信儿,说是跟朋友去了上海,想混出个样儿来,孝顺爹娘。陶云又给了亲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