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千八百七十四章 堤高于岸,浪必摧之!(1 / 2)

万古神帝 第一神 1056 字 14天前

鬼族之中,除了四大邪尊之外,还有万鬼之祖和万鬼之主,以及鬼族四脉的各脉之主。
但一直以来,真正让牧九格在意的,也只有四大邪尊之首的尹风无我而已。
至于其他人,牧九格全然不在乎。
在他眼中,不过土鸡瓦狗而已。
但今日一见鬼祖,倒是让他惊艳了。
他没想到,鬼祖的力量和气息,比起尹风无我来,竟是只强不弱!
不过。
他能明显地感觉出来,鬼祖全身的力量,并不是特别稳定,与那种日积月累慢慢提升的武者相比,显然缺了底蕴。
这说明,鬼祖的力量,是在近期才恢复!
这么看来,眼前的这位万鬼之祖,应该是有了某种奇遇。
“呵呵。”
鬼灭天来看着牧九格,同样一笑,道:“人皇,你的实力,比本祖预料的,弱很多。”
“是吗?”
牧九格嘴角扯动,再次笑了一声,道:“你觉得,你能从本座的手中,救下这些人吗?”
“救人?”
鬼灭天来听到牧九格的话,却是不禁一笑,道:“谁说本祖是来救人的?”
“嗯?”
牧九格眉头一皱,道:“你不是来救他们的?”
“当然不是。”
鬼灭天来嘴角扯起一抹冰冷的弧度,道:“本座是来杀人的!”
“怎么,你也想杀聂天?”
牧九格眉头皱了一下,笑了一声。
如果鬼灭天来也是来杀聂天等人的,那事情就简单了。
他只想让聂天等人死,至于能不能亲手灭杀,并不重要。
若是鬼灭天来想杀聂天等人,他不介意做个看客。
岂料。
“错!”
鬼灭天来却是冷笑一声,一双冷冽的眸子,死死盯在牧九格的身上,迸射出冰冷的杀机,冷声道:“本祖是来杀你的!”
话音落下。
“哗!”
一股可怕的杀意,好似凝为实质一般,向着牧九格笼罩过去。
“嗯?”
牧九格眉头皱了一下,脸色微微一沉,身躯一震,一股凌厉的气息,撕开层层杀意。
他面色冰冷,沉声道:“鬼祖,本座与你素不相识,你确定要杀本座?”
“好一个素不相识!”
鬼灭天来却是狂笑一声,道:“你这位人皇,还真把别人当傻子。当年,针对鬼祖四脉的屠杀,不是你人皇殿在背后捣鬼吗?”
“原来,你是为这件事而来。”
牧九格反应过来,嘴角忍不住扯了扯。
鬼族四脉:流荒,幽冥,深渊,十灭。
四大鬼族,每一族的实力,都是极其强横。
尤其是十灭一脉!
在久远之时,鬼族曾是诸天圣界最强大的族群,就连人皇殿都要避其锋芒。
但就是因为这样,鬼族成了众矢之的。
当初,就是因为十灭一脉,太过强大,才引来外敌,遭到了最惨烈的灭族。
在那一场大屠杀之中,十灭一族最终存活下来的人,万不存一。
之后,十灭一族的幸存者,躲进了其祖地,十灭天狱之中。
至于鬼族另外三脉,同样遭到了屠杀。
幽冥一脉被屠戮殆尽,彻底消亡。
深渊一脉则是在被逼无奈之下,躲进了终年不见天日的万古深渊。
唯有实力最多的流荒一脉,反倒幸存下来。
如今,千重鬼蜮和万鬼之都的鬼族之人,大多数都是来自流荒一脉。
自那次大屠杀之后,鬼族便走向了没落,不复昔日辉煌。
但灭族灭脉的血海深仇,鬼族从未遗忘。
十灭一族躲进十灭天狱,正是为了等待那传说中的十灭女邪降临!
甚至。
当初鬼族之所以设立四大邪尊,正是为了守护鬼族最重要的人,十灭女帝!
正是因为这样,若雨千叶觉醒十灭女邪的时候,才惊动了天道阁主云倚天。
也是在那时,十灭一族的长老羽荆,为了保护若雨千叶等人,死在了云倚天的手里。
“人皇,当初那场针对鬼族的大屠杀,背后的主谋,就是你人皇殿,对吗?”
鬼灭天来看着牧九格,目光低沉地说道。
“是又如何?”
牧九格倒是不争辩,坦然承认,道:“人皇殿执掌诸天,岂容鬼族肆虐猖狂?你要怪,就怪你们鬼族太强了!”
堤高于岸,浪必摧之!
当初的鬼族,实力太强了,已经威胁到了人皇殿的霸主地位。
人皇殿岂能不对鬼族出手?
“这么说来,我鬼族的这桩血海深仇,你是接下了!”
鬼灭天来一双眼睛,泛动着腥红的杀机,疯狂地厉吼一声,高声道。
“哼哼。”
面对杀意滔天的鬼灭天来,牧九格却是冷笑一声,一双眸子之中尽是披靡之意,傲然道:“鬼祖,你的实力确实很强,但想杀本座,还差得远呢!”
语落之际。
“轰隆!”
牧九格的身上,一股磅礴无尽的剑意,滚滚释